镜头写真天仙MM

发布日期:2022-01-15 03:16   来源:未知   

  8月初,一个题为《惊见天仙MM》的帖子,迅速在各大网站流传。转眼间,天仙MM在各大论坛的版主推荐区域频繁出现,点击率节节攀升。此帖一出,网友马上分为两派,一派赞叹图中美女惊为天人;另一派则认为这完全是一场发帖者一手策划的闹剧。随着该帖的不断升温,发帖者“浪兄”并不因网友的争论而停止,反而继续发帖。数日后,有了“再访天仙”、“三进羌寨”、甚至“四访天仙”的追踪帖子,不厌其烦地搅动网坛。

  就这样,天仙MM横空出世。当我们联系上天仙MM,在她露出庐山真面目时,竟语出惊人:“他说的那些(指浪兄说的她在网上已出名了)我并不感兴趣,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啥子网络偶像!”本报从9月中旬连续推出有关天仙MM的系列报道后,受到国内数十家媒体的广泛关注,天仙MM也牵动着读者密切关注的眼神。黄金周期间,本报记者走进理县,在天仙MM的家乡用镜头记录下她的多个生活瞬间,以帮助关心关爱她的读者更深入地了解这位网络新贵。

  网络明星生命力最长360天最短一个星期网络公司不断造星,图的是生存发展空间造星现象无所谓好坏,但须做到有理有德

  从木子美到流氓燕,从芙蓉姐姐到红衣教主……眼下,又一个网络红星天仙MM如日中天。天仙MM能否打破网络明星一向“短命”的宿命走出怪圈?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专家学者、业内人士、媒体精英等。他们分析认为,天仙MM是有别于其“前辈”的一个网络新秀,她的朴素美丽令期待“返朴归真”的人们眼前一亮。

  木子美———“要采访我,必须先和我上床;在床上能用多长时间,我就给你多长采访时间。”这是木子美成名后,某媒体一男记者向她提出采访后所应具备的“资本”。

  芙蓉姐姐———“我天生就是一个很焦点的女孩,长了一张妖媚十足的脸和一副性感万分的身材……被我‘勾引’来的男人数不胜数!”这是芙蓉姐姐的“自言自语”。

  天仙M M ———“他说的那些我不感兴趣,我没想过做啥子网络偶像!”“我不在乎名利,但我很在乎父母的安康。”这是天仙MM接受记者采访时,反复强调的两句话。

  点评前辈的“大胆”和“自信”,让天仙M M 望尘莫及。但天仙M M 的低调为人和淡泊名利,也让她的前辈汗颜。

  木子美———主动。她在网络日记《遗情书》里描述了自己与多名男人的“往来”。湖南一高校举办捕鱼比赛全校免费吃鱼她甚至不讳言自己是一个“”女人。

  芙蓉姐姐———主动。2005年初,她坚持不懈地在北大和清华的B BS上张贴自己的生活照,以令人生畏的激情在网上发表大量与她玉照“交相辉映”的文字。

  天仙M M ———被动。不久前,一个题为《惊见天仙M M 》的帖子,迅速在各大网站流传。转眼间,天仙MM在各大论坛的版主推荐区域频繁出现,点击率节节攀升。随着该帖的不断升温,拥戴和质疑天仙MM的网友分成两大阵营,而发帖者“浪兄”并不因网友的争论而停止,反而继续发帖。

  点评天仙MM的生活环境不允许她有许多追求和想象,她不可能像她的前辈们那样一门心思地“博”名,她最大而朴素的心愿,就是自己有病的父亲早日康复。

  木子美———尽管木子美一再声明自己“不色情”,但相当多的评论认为:木子美只是中国社会新兴的缺少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代表,“木子美现象”是对传统伦理道德的颠覆,她本人丧失了作为人的特有尊严。

  芙蓉姐姐———有人说,芙蓉姐姐还有20天的生命周期,如果还要再保持一个20天,那她必须“创新”,再造“出电梯就遭打”的新闻。她玩够了自然会自己清醒过来。

  天仙MM———“尔玛依娜还是尔玛依娜。”就是这句质朴的语言,深深地打动着网友们的心。她不像自己的前辈们有着高学历,只有初中学历的她生活在偏僻山区。然而,恰恰是这种自然、朴素、未经修饰的美,才如此迅速动人。

  点评“天仙MM”其实是我们身边的一个普通女孩,也许在某个不经意间,你曾与她擦肩而过,在心里暗叫一声“美女”。她的朴素美丽让人们眼前一亮。

  昨日,记者就网络造星现象,采访了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胡光伟教授。他说,通过网络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一夜走红,这已不再是神话。谈到越来越多的造星运动,护栏加装铁丝网 难阻冒险打货人,胡教授认为,无论是网络造就的新星“天仙MM”,还是电视媒体炒作的“超级女声”,其本质都是一样: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最大的社会转型是市场化,市场最重要的原则是肯定个人价值和个人欲望,甚至刺激、制造欲望,人们也特别希望获得肯定。所以网络造星成为一种必然。

  胡教授指出,造星运动本身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但对于这种社会现象,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清醒认识:扶持先进的、对社会有益的,抵制低俗腐败的。对于不违法,不违背伦理,不违背道德的中性事件,则需要人们以一种宽容的心态来对待、看待,不能单纯地用好坏来评定。

  对于网络造星运动,胡教授也表示了担忧:网络造星使民众难以准确地定位自己,一定程度上令社会变得越来越浮躁。

  昨日,国内一家著名网络服务公司的经理龚先生这样揭秘网络发起的一轮一轮造星运动:网络公司通过炒作来制造热点、卖点,从而达到推销公司产品,推广公司文化的目的,这是一种常见的网络运作模式。

  龚先生说,从木子美、“芙蓉姐姐”到今天的“天仙MM”,都是通过网络制造明星的结果。这种炒作对于网络公司来说“很必要”:只有不断制造热点,才能够吸引人们关注,才能提高网络点击率。

  龚先生还表示,这种由网络制造的明星,社会关注时间并不会持续太长,最多红半年到一年,毕竟第一只螃蟹是香的,吃多了也就乏味了。也许“天仙MM”红了,但如果再来个“董永GG”就不一定了,已经见过的东西,失去了新意,人们也就不再去关注。这时,网络公司又会寻找下一个新的对象来大炒特炒,吸引大众眼球,制造新的卖点。

  铁打的网络流水的星。一个明星陨落,又一颗星星升起;一张面孔寂寞,又一个脸蛋儿红火。业内人士说,其实网络公司只在乎“只要造出的星有人追,就不愁哗哗的广告、刷刷的钱响。”

  据老杜介绍,他和黑楠的这次关于超女生命力的探讨,当时作为超女之一的纪敏佳也在场。听到黑楠的尖刻评断,纪敏佳脸一下子红了。她承认,“其实,我早就感到压力了,我将尽快蜕掉自己身上的超女光环,从零开始。”

  “超女的成名和芙蓉姐姐们的成名,本质一样,都是炒作的结果。”对炒作一向“懂得起”的杜恩湖坦言,刀郎可以说是由他一手炒红的,可惜他的生命力只有360天,这已经是艺术生命力最长的了。

  杜恩湖语出惊人:在网络时代,即使是一个傻瓜也能被炒红!有人说,网络的“15秒钟成名机会”造就了芙蓉姐姐们,但这绝非真正的娱乐,“审丑”只是暂时放纵,真正的娱乐需要与人类崇尚的“真、善、美”密切结合。